艾湘涛:“大隐”隐于“云”

  2020年6月9日,在岳阳市档案馆的一次捐赠活动中,我见证了艾湘涛先生向省市档案馆捐赠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名人在岳阳的专题档案。这大概是他自2016年岳阳市作协换届选举,他在会上提出自已不必有仼何位置与职务,把机会让给年轻同志,淡出公众圈后,在媒体上一次露面。

  艾湘涛先生,六十出头。为人低调,熟人不分男女老少,大多称他为“艾哥”。他曾是湖南民族职业学院的院长,岳阳市社科联的主席,研究员,一级作家。凭着报告文学《通天人物》、电视剧《毛主席和他的乡亲》等众多获全国、省市大奖的作品,一度在岳阳、湖南乃至全国成为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文学新星。

  时过三十年,艾湘涛先生选择淡出文学艺术界与政界,成为岳阳市里的一个大隐,令许多文友不解,有时在某个饭局上邂逅,也是匆匆相见,一杯小酒,而后匆匆分手。似乎“神龙见首不见尾”。

  艾湘涛先生出生于华容偏远乡村的农民家庭,只在小学呆了三年,1966年考初中,收到了华容县一中的录取通知书,还来不及高兴,县里又通知按区域录取中学生,他被分配到了华容县五中;没几天,又收到大办农业中学的录取通知书,要求带扁担锄头上公社农中。他是老大,几个弟妹太小,家里劳动力不足,他率性连农中也没有去读,跟着大队里组织劳动力去修调关闸,可以拿到十工分的底分。这是一个赚多工分的好机会,苦点累点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

  由于艾湘涛先生人勤快灵泛,为人善良,大队里便安排他做卫生员,背起一个木药箱走村串户,干起了赤脚医生。

  后来,他被公社推荐上卫校考试,被择优录取。这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幸运居然降到了他这毫无背景的农家子弟头上,学习时间虽然只有两年,却让他在医学理论上有了一番修炼。

  分配到岳阳工作后,他什么活都干,跟领导下乡调研,写材料,写新闻稿,拍摄新闻照片。向外投稿,总是不辞辛苦,功夫不负苦心人,屡投屡中,引人注目。

  岳阳地市合并,他成了市委宣传部新闻科的副科长,那时到了1986年。我在岳阳造纸厂宣传部任新闻干事,与艾湘涛先生有了工作上的联系。他那年8月份率领县、区宣传部的新闻专干去北京拜会新闻媒体,让我们厂矿的新闻专干好羡慕,他顺便为即将创刊的《岳阳晚报》,找时任中央题写了报名。这事在市里成了一个轰动的新闻,党的为一家地市级报纸题写报名,这恐怕是独一无二。可见,艾湘涛先生作为一个土记者的能耐。他回市里后,又陆续在中央媒体上上了一些新闻图片,他的采风可谓成果丰收。

  在艾湘涛先生宽敞的书房里,他所出的十几本书中,抽出的《艾湘涛电视剧文集》《岳阳不会忘记》两书,可视为他八十年代在文坛走红的代表作。

  记者翻开了《艾湘涛电视剧文集》,第一篇则是报告文学《通天人物》,首发于《记者文学》1986年第3期,同年9月被《新华文摘》转载,随后《报告文学选刊》、《青年博览》等几十家报刊转载,并获得多项奖励。

  1990年,《通天人物》改名为电视剧《和他的乡亲》,由中央电视台、湖南电视台、岳阳电视台联合拍摄。这部以华容县农民贺凤生解放后数次进北京,向表叔主席反映的浮夸风和办集体大食堂人人挨饿的真实情况,以及几次政治运动的所见所闻,让毛主席了解了底层的真实情况。

  电视剧播出后,在社会上引起了重大反响,1991年第6期《求是》刊发评论家赵葆华对该剧的评论《艺术家重新发现》,称:“这部作品在表现革命历史题材所达到的广度与深度,在描写革命领袖形象的准确、真实、丰富和生动方面所达到的高度,都将使它们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作为剧本的撰稿人,艾湘涛先生谈到创作这部电视剧以及《岳阳不会忘记》里的众多名人的体会时,说:“写某一人物,把他当成一个朋友,白描下来,大人物,小事物入手,即写大人物不仰视,从小角度去写。”

  我问艾湘涛先生是怎么了解贺凤生的故事的。他说,上世纪七十年代,贺凤生担任了地革委不脱产的副主任,有时从华容来地区值二三个月的班,便住在地委招待所。当时,艾湘涛先生从乡下调研、蹲点回了城,也是住在该招待所,晚上常与贺凤生闲坐扯谈,听他讲几次进京向毛主席反映农村农业的真实情况,觉得很有意思,便掏出笔记本记下来。写成报告文学《通天人物》发表后,又改成电视剧《和他的乡亲》。这部电视剧于1992年9月获第十届全国大众电视金鹰奖一等奖,同年5月获得第六届中南六省(区)电视局金帆奖一等奖,还有省、市的文学创作一等奖。

  初涉电视剧创作,让艾湘涛先生激发了灵感与兴趣,便一发不可收拾,又创作了电视文学剧本《神秘的冷女人》,海南华海和湖南金锋公司合拍,创发行拷贝历史新高。后来,还创作了电视文学剧本《西环泰传奇》之《金镖冤仇》。

  艾湘涛先生是一个勤奋的作家,他利用在市委宣传部、市委接待处任职的方便,能近距离接待党和国家领导人和全国著名文学艺术家,便写出了纪实文学《岳阳不会忘记》结集出版,包括、、乔石在内的党和国家领导人18人,贺敬之、刘大年、魏巍在内的作家、学者、艺术家20人。这些作品不是讲过去耳熟能详的事情,而是作者从现场采写的第一手资料,有丰富、生动的细节,把这些人物的个性栩栩如生地刻画出来了。

  在外人看来,淡出了文坛十多年的艾湘涛先生似乎搁笔了。我在这次接触他时了解到其实不然,他在隐居的同时,借助有道云笔记,把平时与亲友见面相聚的一些趣事记录到笔记上。把外出云游,与故旧老友聚会,乡下探亲的见闻,在现场做速写,写成千把字的文章,他给我读了写咖啡狗恋主人,梦中遇见已故的母亲,怀念逝世的舅舅等文章,文字质朴风趣,如古代的笔记体很耐读。偶尔一时兴起也发出一段到朋友圈里,受到追捧。平时,他不是呆在书房里看书,就是去老友的茶室聊天品茗,他常笑侃自己是好吃懒做不锻炼,让日子从从容容地流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